在故事的开头,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色雷斯人参加了由克劳迪斯·葛雷博将军领导的罗马帝国外国附庸军,一起参与进攻盖塔人(占领多瑙河下游地区的Dacian部落,位于现在的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公元前72-71年,罗马将军和马其顿省的总督Marcus Terentius Varro Lucullus,与盖塔人为敌。盖塔人和罗马帝国的敌人米特里达梯六世是盟友。盖塔人频频袭击色雷斯人的土地,所以色雷斯人被葛雷博说服,参加了罗马帝国的外国附庸军。葛雷博被妻子Ilithyia说服,决定放弃攻击Getae,直接对抗在小亚细亚的米特里达,以建立更大的功业。色雷斯人感觉罗马人背叛了他,领导了反对葛雷博的叛变,并返回他的村庄,但是他的村庄已经被毁。色雷斯人和他的妻子苏拉第二天被葛雷博抓获。色雷斯人因为自己的罪行被判决死在角斗场上,而苏拉变作奴隶被带走。色雷斯人被运到意大利的卡普亚,一个角斗士训练中心。在竞技场上,色雷斯人不顾一切杀死了四个被委派来处决他的角斗士,在人群中一炮而红。参议员Albinius免除了他的死刑,将他贬为奴隶。没人知道这位囚犯的真实姓名,兰图拉斯·巴蒂塔斯,一位卡普阿决斗时训练场的主人,建议以他命名为“斯巴达克斯”,因为曾经有个色雷斯国王也叫这个名字,而囚犯在竞技场上和这位国王一样凶猛。 巴蒂塔斯注意到以及色雷斯人的天赋和群众中的欢迎程度,将他买下,让奥纳梅斯训练他。奥纳梅斯也是一个奴隶,之前是一位角斗士。他成为了瓦罗的朋友。这位罗马人卖身为奴隶来养活他的家人并还清他的债务。他被更高级的角斗士骚扰,特别是不败的高卢人克雷斯和迦太基人巴卡。斯巴达克斯很快了解到苏拉被卖给一个叙利亚的奴隶贩子。巴蒂塔斯从训练的第一天就一直无法控制斯巴达克斯,于是他承诺找到苏拉,让他们团聚。作为回报,斯巴达克斯必须和其他有前途的新手在竞技场上合作。 经过许多近乎致命的考验和更多的培训,斯巴达克斯成为了一个活着的传奇,成为了“卡普阿的冠军”。巴蒂塔斯买下了苏拉,但她因为路上被土匪袭击,身受致命重伤。事实上,巴蒂塔斯暗中命令手下谋杀苏拉,这样斯巴达克斯就可以永远保持忠诚,专注于竞技场。斯巴达克斯放弃了他色雷斯人的身份,忘记了他对自由的梦想,满足于作为冠军的生活。 在故事的转折点,斯巴达克斯和他在竞技场唯一的朋友瓦罗,进行一场表演赛,以庆祝卡普阿执政官儿子Numerius的成年仪式。Ilithyia痛恨斯巴达克斯,因为他的叛变让葛雷博难堪。她勾引了这位年轻人,并说服他给本场比赛的失败者处以死刑。斯巴达克斯和预期中的一样取得了胜利,当年轻人给出了向下的大拇指,巴蒂塔斯为了讨好年轻人有权的父亲,强迫斯巴达克斯遵守命令,杀死瓦罗。在自己受伤的疼痛以及被迫杀死自己的朋友的悲伤中,斯巴达克斯发烧了,在梦中他意识到苏拉的死是巴蒂塔斯一手安排。他意识到他要么反抗,要么死去,他决定领导一场叛变,杀死所有巴蒂塔斯家族的人。 为了复仇,斯巴达克斯征求克雷斯和其他角斗士的帮助,彻底打败巴蒂塔斯家族。巴蒂塔斯为卡普阿的精英们安排了一场在斯巴达克斯和克雷斯之间的生死之战。教练员(巴蒂塔斯曾提到过他的真实姓名,奥纳梅斯)正面对抗巴蒂塔斯,因为巴卡被杀,阿舒尔也与此有关。斯巴达克斯获得了米拉的支持,她将负责打开从训练场通往公馆的大门。克雷斯希望和妮维雅重新团聚,拒绝帮助斯巴达克斯,但是在他知道他被下毒来保证斯巴达克斯获胜之后,他在最后一刻决定加入斯巴达克斯的阵营。教练员一开始阻止斯巴达克斯杀死巴蒂塔斯。在随后的混乱中,角斗士杀死了守卫和一些客人,克雷斯也说服教练员加入斯巴达克斯。Illithyia逃跑了,她的守卫从外面封住了训练场的大门。教练员为了自己的承诺,试图杀死阿舒尔,但最终被阿舒尔躲开了。克雷斯悲伤地重创了巴蒂塔斯的妻子Lucretia,用剑刺入她的子宫,杀死了他们未出世的孩子。Aurelia在透露瓦罗是她的丈夫之后杀死了Numerius。斯巴达克斯终于在重伤的Lucretia面前杀死了巴蒂塔斯。在大屠杀后,斯巴达克斯发誓他要让整个罗马帝国为之颤抖。